服从力面试技巧:什么人适合单干,不适合上班
作者:网络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时间:2017-06-26 09:26:37 阅读次数:0
\
    有经验的面试官,偶尔也会看走眼,遇到猪八戒类型的应聘者,看走眼的概率很高。
猪八戒有两面性,自己做主,他是一条龙;要服从别人,他就是一条虫。

在《西游记》的第十八回里,猪八戒是高老庄的上门女婿。作为家里的顶梁柱,猪八戒很能干,搬砖运瓦、筑土打墙,这些力气活他都干;耕田耙地,种麦插秧,这些庄稼活他也干,他聪明、勤快、有担当,完全是一条龙。到了第十九回,猪八戒跟唐僧、孙悟空一起上西天取经。从那时起,他就蠢头蠢脑、笨手笨脚,贪吃贪睡,变成了一条虫。

    好好的一条龙,第二天就变成了一条虫,为什么?猪八戒的两面性,是一种心理特质的外在表现,那种特质叫做被动攻击(passive aggression)

    假如猪八戒在小时候,事无巨细,都要听父母的,他想穿单衣,父母不允许,一定要他穿外套;他想喝水,父母不允许,说刚吃完饭不能喝水。在这种环境中,猪八戒失去了最基本的自由意志,他幼小的心灵里,被刻下了这样的信念:服从=人格丧失。

    面对父母,年幼的猪八戒只能服从。为了避免人格丧失,他选择牺牲自我,把自己弄得心不在焉、磨磨蹭蹭、丢三落四。父母提出的要求,猪八戒先是听不懂,然后是记不住,最后是做不来,用自己的愚笨,把父母的指令给消解掉。面对这个傻孩子,父母只能认倒霉,望子成龙的梦想就此作罢。而猪八戒,因父母的松懈,获得了来之不易的人格独立。

    像猪八戒这样,把自己弄得又蠢又笨,来换取人格独立,这种心理防御机制,就是被动攻击,定义如下:以自我妨碍来消解对权威的无条件服从。

    在父母面前,猪八戒是一条虫。离开父母,他就变了,在小河里,他捉螃蟹、摸泥鳅、钓鳝鱼;在大山上,他挖竹笋、打核桃、套野兔,独自面对世界,猪八戒有谋略、有手段,是生机勃勃的一条龙。虫和龙,两条主线贯穿猪八戒的童年,塑造了他的两面性。

    上班,会唤醒猪八戒内心的“虫”。上班要服从上级,这是猪八戒的忌讳,他把服从看成人格丧失。面对上级,他会拿出对付父母的本事,把上级的指令,消解于无形。猪八戒也不适合当领导,他看不到权力的边界,一旦掌权,很容易出格。在天庭上,猪八戒是天篷元帅,因为胆大妄为,企图对嫦娥进行性侵犯,被打下凡间。

    堂堂大元帅,为什么会犯低级错误?因为观念扭曲,在猪八戒小时候,父母经常剥夺他的自由意志。这个经历,扭曲了他的权力观,他认为,强者有权欺负弱者。等他当了元帅,借着醉酒的掩护,他就产生了剥夺嫦娥自由意志的冲动。

    猪八戒不会服从,也不能掌权,不适合去等级森严的大企业。从事独立的、创造性的工作,例如批评家、艺术家、科学家,能发挥他的个性优势。

    猪八戒的个性优势,就是他的被动攻击。特殊的成长经历,让猪八戒从小就不敢信任权威,成年之后,他对权威的“不敢信任”,会发展成为批判思维。对普通人而言,批判思维是特殊能力,需要多年训练才能获得。而猪八戒的批判思维,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如果他用批判思维去服务社会,他就是一条龙。批判思维是社会动力,社会发展,需要挑战权威、批判现状,从而获得观念更新、知识进步,和技术升级。

    批判思维是批评家的本质,社会上的批评家,类似泰坦尼克号上的瞭望者,为过度乐观的人们,发现隐约的冰山;也为过度悲观的人们,发现朦胧的地平线。

    杰出的批评家,个性中都带有被动攻击。法国哲学家卢梭,具有典型的被动攻击,他思维深远,为近代的人们,找到了现代社会的地平线。卢梭怀疑权威,他不是怀疑具体的当权者,他怀疑权力的意义。他的怀疑,远远领先于他的时代,卢梭出生于1712年,即清康熙五十一年,当时人们都相信君权神授,认为国王和贵族拥有天然的统治权。

    卢梭对“天然权力”表示怀疑,为了理解权力,他用思维穿越时空,来到人类社会的初始阶段。在他的思维世界中,卢梭发现,早期的初民社会,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拥有相同的权利,例如,以牙还牙的权利、保卫家园的权利、自主工作的权利。为了高效协作,个人把自己的一部分权利,通过契约,出让给社会。例如,把以牙还牙的权利出让给法院,把保卫家园的权利出让给军队,把管理工作的权利,出让给企业。基于这个思考,他得出结论,权力来源于社会契约。


\

    在《社会契约论》中,卢梭传达了这个观点。这本书,让两百年前的人们看到了现代社会。现代社会人人平等,权力通过契约形成,没有天然的权力,也没有无限的权力。

    如果天篷元帅猪八戒,看了《社会契约论》,他就知道“元帅”不是身份,而是有边界的契约,这个头衔,只适用于特定条件和特定范围,在非工作时间,和非工作领域,元帅和路人甲并没有差别。天篷元帅,这个响亮的头衔,并没有赋予猪八戒酒后驾车的权力,更没有赋予他对嫦娥实施性侵犯的权力。《社会契约论》是解毒剂,能为猪八戒的权力观念解毒,让他的心理素质,适合去执掌权力,从而胜任元帅岗位《社会契约论》,还鼓励猪八戒从一条虫,变成一条龙。在现代社会,员工和企业是契约关系,员工不喜欢工作、不喜欢上级,可以主动离职,不用消极抵抗。

    有些公司鼓励离职,员工主动离职,公司就多发一个月的工资,作为离职奖。离职奖的逻辑是这样的,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工作适不适合自己,当事人最清楚。觉得工作不适合,就应该离职,把岗位让给适合的人。在工作中浑水摸鱼、消极怠工,让公司浪费了工资,员工则是浪费了生命,这是一个双输游戏。

    发离职奖,不是常规手段,更可靠的办法,是加强面试筛查,提前发现“混日子”的应聘者。猪八戒是混日子的高手,在试用期,他会积极表现,拿出“一条龙”的状态。转正之后,人混熟了,有了一点同事情谊,他就拿出“一条虫”的状态,推一推才动一动。这个状态让上级很头痛,开除他吧,他又没犯大错;留下他吧,他又做不了事。对比面试中的表现,和试用期中的态度,猪八戒让人大跌眼镜。

    问题来了,如果我来求职,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猪八戒?可以做一个“指向测试”,问三个单一指向的问题,看我能不能给出单一指向的答案。单一指向的问题如下:“从简历上看,你做过开发、做过测试,还做过运维,这三个岗位,你最喜欢哪一个?”

    单一指向的答案,是这个样子的:“我最喜欢开发,因为开发的主动性很强,做完之后,成就感也最强。”在这个回答中,我说出了“最喜欢的那一个岗位”,能给出这样的答案,说明我能听清问题,还能服从你的指令。

    如果我不给出单一指向的答案,会这样回答:“这三个工作各有特点,我都喜欢。”这样回答很高明,我好像回答了你的问题,其实我只是回应了你的提问,我并没有给你答案。混日子的高手,都会这一招,这就是“消解问题”。在面试当中,穿插着提出三个单一指向的问题,如果三个问题,都被我很高明地消解掉了,说明我就是猪八戒。

    是猪八戒并不是缺点,社会上有无数的伪问题,等着猪八戒去消解。在契约社会里,每个人都能发挥最大价值,正如卢梭所言:社会契约的目的,不仅仅是让人摆脱枷锁,更是让人实现升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