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每年20万人抑郁自杀 公务员白领或是高发人群
作者:张颖 来源:半月谈 添加时间:2014-05-12 15:10:04 阅读次数:0
     《都市快报》副总编辑徐行的自杀,令人们再一次惊醒:抑郁症就在我们身边。以往提起抑郁症,我们就会想到演员张国荣、主持人崔永元、互联网少帅张朝阳等人。而实际上这种情绪障碍疾病已经成为当前社会最常见的心理疾病之一。

  “不管是小孩、成人,每个人都可能与抑郁症不期而遇,它只是情绪上的一次感冒。”从事精神疾病治疗的专家表示,抑郁症可以预防,可以治疗,不是无药可医的精神癌症。

  囚禁于自己的“监牢”

  半月谈记者在吉林长春市安宁精神康复医院见到25岁的陈爱松时,根本没有看出来她是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陈爱松平静而轻柔地向记者讲述她的故事。

  “我家在农村,17岁就外出打工了。一年后,母亲因脑出血需要大量的钱,我一天打两份工,仍然不够家里用,我当时感觉家里就像一个‘无底洞’,怎么赚也填不满。”陈爱松说,家人没有人关注她,她常常一个人在房间里偷偷哭。“每天都不开心,觉得自己太没用了,就是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陈爱松最初选择割腕自杀,每次都是偷偷割,割了很多次,也流了很多血,每次割完就用纱布把手腕包起来。“一次比一次割得深,但都没死成。”陈爱松伸出了手腕,记者看到一道道刀割的印痕。“我想割腕不行,那就自焚吧,我把柴禾点着了,结果把自家的房子和左邻右舍的房子都烧毁了,我爸把我救了出来。”

  长春市安宁精神康复医院院长曹丽辉说,陈爱松是典型的重度抑郁症患者,有清醒的自知力,来医院后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与人交流,也不想见任何人,总想自杀。“现在已经一年了,康复效果非常好。”曹丽辉告诉记者。

  与陈爱松不同,45岁的白燕也是一名抑郁症患者,但她没有自杀的行为。她在长春市康宁医院已经断断续续治疗2年了,如今她仍然会连续几个小时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

  “我从单位下岗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40岁了还没有孩子,公公婆婆就让丈夫和我离婚。我当时压力极大,常常睡不着觉、吃不进饭,天天以泪洗面。”白燕说,一天公婆逼她去办离婚手续时,她一怒之下把家里所有的东西全砸了。“娘家人就把我送到医院了。”

  长春市康宁医院副院长李学松告诉记者,白燕现在与丈夫已经离婚了,由于打不开心结,所以还在医院接受治疗。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以显著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的抑郁症,在精神疾病患者中所占比例越来越大。“每天在门诊接待的咨询者当中,有2%会是重度抑郁症。”从事精神疾病治疗近20年的李学松说。

  据介绍,抑郁症是精神疾病中最常见的一种,但不同于精神病。国外抑郁症的患病率最高的可以占到普通人群的10%左右,并且女性的患病率高于男性。

  抑郁症分为重度、中度和轻度。其中重度抑郁症临床上有悲痛欲绝、自卑抑郁、悲观厌世,尤其有自杀的行为等症状,需要实施药物治疗。“中国现在每年有20多万人因重度抑郁而自杀。”吉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秘书长赵会华说。

  中度抑郁在医学上也称为恶劣心境,是情感性障碍的一个类型。病情在两年以上,情绪低落,自卑自责,认为活着没意思,没有自杀的行为。“他不自杀,就是有时候觉得活着没意思,但也需要心理疏导及药物治疗。白燕就属于这个类型。”李学松说。

  “每个人都会有轻度抑郁,实际上就是抑郁情绪。”李学松介绍,轻度抑郁属于正常心理范围,当今大多数人都处于亚健康,像一时心理失衡,如下岗、失业、离婚、工作压力大等,都会造成情绪低落。“即使再坚强的人也会有‘抑郁缠身’症状,但通常不会超过一周时间,可以通过自我调节恢复。”

  内外交困得“心病”

  长春市心理医院副主任医师燕利娟告诉记者,抑郁症的产生,主要是家族遗传性、生物化学因素、社会环境因素及躯体疾病因素导致。

  吉林省各专科医院抑郁症科重度抑郁症患者收治情况显示,重度患者主要集中在25岁至49岁和50岁至70岁两个年龄段。尤其是25岁至49岁的年龄区间,正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强压之下,重型抑郁症患者较多,病人以情绪状况为主,表现为自卑自闭、悲观厌世、认为自己有罪等;而50岁至70岁年龄段患者的情绪状况不突出,主要因躯体症状引起的,如频繁检查身体、闭门不出等。

  68岁的李阿姨因血管堵塞导致下肢疼痛而引发抑郁。“每当下肢疼痛时,她就不想活了。安眠药都吃两次了,在医院抢救了一周,人事不知,醒过来就怪儿女为何救她。”儿子刘立峰说,“妈妈得病后常常心情不好,整天想自杀。”

  “把药收起来,她就站在8楼窗台上往下跳,家里9个窗户都安了栏杆,可是看不住她。每次我都哭着喊着甚至跪着求她。”由于雇不到人,45岁的刘立峰如今不得不辞职在家看着妈妈,为了让妈妈分散注意力,调节情绪,他也使出了各种招法陪老人打发时间。“时间长了,我自己感觉都要抑郁了。”

  燕利娟表示,因躯体症状引发抑郁症患者数量远远小于因社会、家庭、婚姻三种压力引发的抑郁症患者。根据他们医院近几年收治的抑郁症患者的情况,排在前三位的人群主要为公务员、白领等群体(职业压力);40岁左右处于“上有老、下有小”阶段的中年女性(家庭压力);处于婚姻疲劳期的中年男女(婚姻压力)。

  在高强度的压力之下,“三高人群”如不能及时接受治疗,极易产生悲观厌世情绪。除此之外,面临中高考的学生、50岁左右的更年期女性、从领导职务退休后心理不适应的人群、空巢老人等抑郁情绪和心理问题也较为普遍,如个人不能及时调整减压,就可能进一步发展成抑郁症。

  “现在抑郁症有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赵会华带领的团队如今专门为一家“课后学生一对一辅导中心”进行心理疏导。他说,很多中小学生因家长逼着学习想不开就想自杀,甚至一些七八岁的孩子也会因抑郁症出现情绪低落,有的甚至不能上课。

  “我们的父母对孩子只以学习成绩认英雄,除了学习,其他的什么都不让干,全部包办代替。孩子长大进入社会,遇到挫折就会承受不了,根本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李学松说,中国式的圈养教育让很多年轻人性格变得懦弱、不坚强,不会独立克服困难,也会造成精神抑郁。

  当成情绪上的“感冒”

  “事实上,焦虑和抑郁的人群已经相当于心脑血管疾病人群。”专家介绍,随着社会竞争的加剧,轻度的精神疾病如抑郁症、孤独症、焦虑症等心理障碍病人就像感冒一样普遍。但人们并没有认识到抑郁症的害处,而是害怕受到世俗偏见的歧视,讳疾忌医。

  燕利娟说,人们在有抑郁情绪的时候做出的决定往往是错误的、不理智的。“看着谁都不顺眼,做什么都不顺心。很多聪明的咨询者,在做出离婚或离职的决定前,会找心理医生看看是不是自己心理出了状况。我们解决的方式是先访谈,再检测,会给咨询者一些心理指导。”

  “好多想离职的患者,心里的不安来源于自己的认知,其实工作单位和领导并没有否定他(她),这是工作压力造成的,也是自己的认知造成的。”燕利娟说。

  专家指出,当一个人的工作效率比正常状态低很多,同时感到心情压抑、焦虑、兴趣丧失、精力不足、甚至是悲观失望,并且持续一周以上无法自身调节时,就应该及时找心理医生进行调节。“很多人到医院去检查身体各项功能器官是否出了问题,大多数是什么都检查不出来的,因为是心理或情绪出了问题,必须找专业医生。”燕利娟建议。

  “如果这种抑郁情绪长时间得不到调节和关注,就会发展成为中度或重度抑郁症。”曹丽辉所在的康复医院内,很多像陈爱松一样的抑郁症患者,因为开始不被关注而导致病情恶化。

  曹丽辉建议,从心理健康角度来讲,一个人在遇到压力时,应该尽量想办法释放自己的压力,比如找朋友聊聊天,实在觉得压力大,不妨找心理医生倾诉,做一些户外运动或者是做些体育活动。

  “我们的社会应该建立心理干预和支撑体系。”燕利娟认为,国有大型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有必要给员工制造一些宽松的氛围,普及心理健康知识,有责任对员工进行心理疏导。

  赵会华表示:“对孩子要从小加强传统人文教育,让他们以自信、平和、开放、自由的心态健康成长,有了良好的心态,长大后才能从容面对各种压力和挑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