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发的“开工利是”竟还有这么多门道?!拿还是不拿?
作者:网络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时间:2018-03-01 14:02:16 阅读次数:0
 “开工利是”=“开工红包”

今天我们来采访一下TA的法律顾问

01

“开工利是”一般包多大?

春节过后,企业重新开工的当天,所有员工及下属向企业主拜年,企业主向员工及下属派送的红包,被称为“开工利是”。一般情况下,“开工利是”内装8元、18元等象征吉祥发财数目的纸币,以使得大家欢喜闹闹,象征开工大吉,和和气气,生意兴隆。

\

02

“开工利是”引发的若干劳动争议

案例1:“开工利是”能替代加班费吗?

“从来没有看见过加班费,老板也不提,我们也不好意思问。”广州市越秀区某酒楼做厨师的王师傅说,虽然春节加班没有加班费,但老板还比较够义气,凡加班的人都会发一封“利是”,有多有少,“我资历比较老了,老板给的也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算作是加班费了”。

点评:

《劳动法》第四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在下列节日期间应当依法安排劳动者休假:元旦、春节、国际劳动节、国庆节以及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休假节日。《劳动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下列标准支付高于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工资报酬:(一)安排劳动者延长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资报酬;(二)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三)法定休假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资报酬。

《劳动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用人单位拒不支付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工资报酬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支付劳动者的工资报酬、经济补偿,并可以责令支付赔偿金。由此可见,依法支付加班费是用人单位法定义务,是强制性的,不履行义务将被受到法律制裁。

“利是”只能算作老板对员工的一种嘉奖,相当于奖金等福利,可有可无,法不限制。因此,用人单位以发红包(利是)来代替加班费,明显违法。

案例2:跨部门索要“开工利是”,小心违纪

春节后第一天上班,小姗与同事逐层扫楼,收获不小,共讨来20多个“利是”。本是一件皆大欢喜之事。次日,她接到公司人事部的“处罚通知”,称其“跨部门讨'利是',触犯公司《员工守则》中有关‘擅离职守’的情形规定,属轻度违纪,给予警告一次,并扣罚50元”。

\

点评:

公司按《员工守则》对小姗进行处理,属规则范围。但需要指出的是,“扣罚50元”的规定有悖于法律法规,涉嫌违法。因为,法律并未赋予用人单位罚款权

另外,用人单位的人性化管理也不能忽略。春节后讨“利是”,是件开心愉悦的事情,基于传统文化,用人单位在执行规章制度时,在特殊时期应张弛有度、特事特办,而不能过于铁面无私。

案例3:讨要“开工利是”“过火”,小心被解雇

在东莞石龙镇西湖信息产业园一公司做保安的李某三人却因为索要红包“过火”结果丢了“饭碗”。李某回忆称,就在被辞退的前天傍晚,他们曾到办公楼内找副总拜年索要红包,他猜,可能就是他们此举引起了工厂高层不满,所以才将他们辞退。

该公司人事部门一负责人称,据他们了解,李某三人春节期间曾利用春节值班职务之便,向进入工厂办事的供货商、客户强行索要红包,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形象。综合三人的种种表现,公司才作出开除的决定。

点评:

凡事都要适可而止,讨利是也是如此。李某三人趁人不备纠缠领导索要红包,其行为显然“过火”。作为用人单位有权给予说服教育。

至于这种行为是不是达到可以“开除”的程度,应看看其规章制度来判断如果该公司没有具体的制度予以明确,又无法证明“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形象”,辞退李某三人显然不合适,也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

案例4:约定发放的“利是”,一定要兑现吗?

东莞某公司为鼓励返乡农民工按时返厂上班,保证工厂顺利开工,遂制定了相关制度,明确“自2014年开始,凡在工厂春节后开工日准时上班,可凭返乡车票,获得300元的‘开工利是’”。2016年春节,小王没回老家,工厂开工之日,他早早来到车间上班,但当他讨要“开工利是”时,厂长私人给了10元的红包。小王不解,厂长称“你没回家车票,不能享受300元”。事后,小某觉得心凉,便辞职另谋他就。

\

点评:

“利是”虽是可有可无的福利,但业经规章制度约定,就应遵照执行。该公司对发放“开工利是”做了制度明确,本是件好事,既可避免“用工荒”,也可缓解员工的经济压力,但仍存在缺陷,忽略了没回家过年的员工的感受,容易激发矛盾。

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是不是具有人性化,关键看它在执行过程中,会不会误伤人东莞某公司的做法显然误伤了小王等未回家的人。而事实上,随着城乡一体化进程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异地务工人员在就业地安居乐业,类似小王不回家过年的人将会越来越多。所以,任何一项制度都应与时俱进,否则其优势必定变成劣势,最终制度被淘汰,工厂被人抛弃。

案例5:“开工利是”还可作认定劳动关系的证据

2012年6月,方忠继为北京明强墅业装饰有限公司担任采购等业务工作,但是该公司不承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2013年8月,方忠继申诉至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做出裁决:公司支付方忠继2012年6月9日至2013年4月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77637.93元。公司不服,到北京朝阳区法院起诉,要求:确认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2、公司无须支付2012年6月9日至2013年4月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77637.93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方忠继就其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提交了如下证据:被告与蓝某的往来短信,2012年5月4日短信显示“我们几个沟通了,觉得你比较合适,因为我们刚创业……所以待遇这块希望你能理解……税后险后年薪实发6万……”;银行对账单,显示被告工资系蓝某发放,其中2013年2月27日,蓝某向被告汇入500元,摘要显示为“开工红包,祝愿公司开工”。

法院认为:被告提交的短信记录显示其系经蓝某招录入职,但蓝某系原告北方项目的负责人,银行对账单虽显示系以蓝某转账方式发放被告工资,但其中更有摘要明确提及系“祝愿公司开工”,在被告与蓝某的电子邮件往来中亦显示蓝某系代表“明强墅业”部署相关工作。而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反驳被告提交的证据形成的证据链,法院对原告与被告不存在劳动关系的主张,不予采信。北京朝阳法院判决书(2014)朝民初字第06611号判决公司支付方忠继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77637.93元。

\

点评:

本案中,尽管短信证据可能更为关键,对相关款项的定性起到了关键作用;但是开工红包500元也是其中一环。其证据虽然不多,但短信、银行对账单等各个关键证据已经得到了印证,足以推定蓝某从招用方某到发放的报酬和开工红包等都是代表公司的行为,显然双方符合事实劳动关系的成立要件,本案应当适用劳动立法的具体规则进行调整。

别以为“开工利是”可发可不发,就不把它当回事,或许关键时候它可作为劳动争议的证据。

劳动法观察与研究

友情链接